天啟封印系列 > 伍:真 理 真 相 > 第 一 道 門

◇◇◇  第五章 真 理 真 相  ◇◇◇

第一節 第 一 道 門

會幕從外到內,共有三道門及門簾幔子,把會幕隔開成『外院、聖所、至聖所』三層。亞畏天父上帝是『道』,祂的聖言就是真理,祂藉著聖霝在約櫃的施恩座上發話,而約櫃就擺放在會幕最裏層的至聖所內,故要面見亞畏聆聽聖言一窺真理的堂奧,就得從外到內依序通過三道門和門簾幔子才行。尷尬的是,絕大多數的教牧傳道人與信徒,連通過第一道門的門簾進到外院都沒有,雖勤於研讀聖經,滿口神學人智知識,卻始終徘徊門外,到死都是真理的門外漢,至為可惜!其實懂不懂真理,和有沒有讀神學院無絕對關係,和讀幾遍聖經也無關,卻和有沒有找到進入至聖所的三道關卡有密切關連。本節就帶著讀者們直闖第一道門,掀開遮蔽的門簾踏入真理的外院。

兩千七百年前,先知以賽亞看見異象,上帝坐在高高的寶座上,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以賽亞馬上回應:『我在這裡,請差遣我。』這個記載在《以賽亞書第六章8節》的故事人盡皆知,是許多宣教團體與差傳組織最愛引用的經文!但這廣為人知的事蹟,箇中的細節與重要性反被忽略,殊不知進入真理的第一道門就隱藏於此。

說實在的,宣教士不該喜愛這段經文的,因為上帝要以賽亞幹的是白費力氣的苦差事!上帝要以賽亞去跟他的同胞傳講『他們聽了又聽,卻不明白。看了又看,卻不曉得。』的信息(賽六9);好奇怪喔!上帝怎會派工人去傳那不管講多少遍,人們不管聽多少遍、看多少遍,依舊不會明白的信息啊!這不是浪費時間嗎?上帝差遣先知把話帶到,不都是希望人們一聽就明白、一看就曉得並奉行不渝嗎?上帝究竟葫蘆裡賣啥膏藥啊!

上帝接著對以賽亞說:『我要使這百姓的心思遲鈍、耳朵不靈、眼睛昏暗,免得他的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裡明白,回轉過來,我就得醫治他。』(賽六10)原來以賽亞之所以會徒勞無功的原因,竟然是上帝怕以色列人聽懂後會回頭向祂求饒。上帝是吃了秤砣鐵了心,打定主意不想原諒他們,『故意』讓選民心盲、耳聵、眼瞎,難怪以賽亞要白費力氣了。

《聖經》中記載了成千上萬句上帝巴不得人悔改尋求祂的經文,獨獨就這麼一處寫著上帝怕人回轉歸向祂,而且還不是對著外邦畜類講的,是針對稱為祂名下的子民說的,豈不怪哉!那位吩咐世人要饒恕別人七十個七次的上帝,竟然有違常理地說出『我不希望以色列回頭尋求我,以免我不得不原諒他們,使他們得以逃脫制裁』的話,到底雙方結了多深的樑子啊!

以賽亞繼續追問上帝說:『(祢故意讓選民不悔改)是要到幾時為止呢?』上帝答覆先知的話大意是『我會先送些殘幹餘枝到境外遠方,當聖地境內地土荒涼人都死絕時!再領這些殘幹餘枝悔改歸回。』(賽六11–13)

《以賽亞書第六章》大致的輪廓是,以賽亞興沖沖自願承接信差的使命,要把天啟信息傳達給他的同胞聽,但上帝卻潑他冷水說:以色列人會對他所傳的信息充耳不聞,以致鑄下大錯,這回上帝不打算給以色列悔改的機會,屆時除了被上帝預留在『境外』的『遠方』一小撮餘種外,以色列將亡國滅族。

接著來看上帝透過另一位先知耶利米說的話。《耶利米書第七章6–11節》記載,上帝吩咐以色列人只要做到『不欺壓寄居的』、『不欺壓孤兒寡婦』、『不流無辜人的血』、『不隨從別的神』這四件事,他們就能永遠在聖地安居樂業。但硬著頸項的選民壞事做絕、惡事幹盡,令聖城充斥偶像、讓聖殿變成賊窩。於是上帝向耶利米說:『不要為這人民祈禱;不要為他們呼求禱告,也不要為他們向我懇求,因為我不會垂聽應允。』(耶七16)再加上瑪拿西王幹了件無比愚蠢的荒唐事,竟把邪淫的亞舍拉女神像給抬進亞畏的聖殿裡,為此上帝在《耶利米書第十五章1節》說:『雖有摩西和撒母耳站在我面前代求,我的心也不顧惜這百姓。你將他們從我眼前趕出,叫他們去吧!』由於以色列人屢踩上帝忌邪的紅線,所以上帝定意要將他們趕出聖地,分散至天下萬邦中受盡折磨。

問題來了!看出上帝透過以上兩位先知宣告對以色列的懲罰,有何不同嗎?耶利米說:『你若回轉,我就使你歸回,使你仍站在我面前。』(耶十五19)也就是說,上帝雖把選民逐出聖地,但仍給他們悔改歸回的機會;反觀以賽亞說:『免得他回轉過來,我就得醫治他。』擺明上帝壓根兒不想給以色列一絲一毫回頭的機會。似乎兩位先知對以色列前途的預言落差甚大,一有盼望,一為絕望。如果你讀經時不曾發現上帝對以色列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對以色列的命運有兩套相互衝突牴觸的預言,就表示你還沒找到進入真理的大門,而這還只是進入外院而已。如今你既已知道了,就看你是否能正確分辨哪一套正在應驗,哪一套已經過時無效了。能正確辨明就通過第一扇門進入真理的外院。

底下來思考:關乎以色列的前途命運,為何聖經會出現兩套結局截然不同的預言?當選民犯了『欺壓寄居的』、『欺壓孤兒寡婦』、『流無辜人的血』、『隨從別的神』這四項大罪時,耶利米說上帝嚴懲之餘仍給百姓悔改的機會,因此西元前六世紀猶太人被擄到巴比倫七十年後,上帝依耶利米的預言讓選民回歸故土,這些上帝施慈愛召回向祂悔改的百姓的預言實已應驗過了!那麼歸回聖地的猶太人,究竟又鑄下甚麼遠比上述四項罪行更加嚴重的大錯,才會惹動上帝透過以賽亞說出如此絕情毫無轉圜餘地的話來呢?而這部分讓上帝鐵了心要把以色列完全輾碎的預言,至今尚未成就!能不能跨入第一道門進入真理的外院,就看你會不會分辨哪些關於以色列前途的預言已應驗,那些尚未成就。門外漢則是把那些充滿盼望卻已應驗的預言掛在嘴上,對上帝正布局要擊殺以色列的絕望預言視若無睹。

猶太人究竟犯了甚麼十惡不赦的大罪,上帝氣到七竅生煙要將之徹底毀滅?要找到答案,就得從上帝究竟要以賽亞向同胞傳達甚麼樣的信息著手,線索在《以賽亞書第七章14節》:『亞畏自己要給你們一個兆頭,必有童女懷孕生子,給祂起名叫以馬內利(就是上帝與我們同在的意思)。』以賽亞帶來的頭一個驚人的啟示是『童女懷孕生子』,其用意是上帝要來人間居住。第一條線索指出,上帝要滅以色列的原因,看來與上帝降生以色列有關!

『上帝的同在』往往是指祂差遣使者與人長相左右,守護天使片刻不離象徵上帝與人同在。雖然以往也多次發生上帝親自造訪人間,向以色列的列祖列宗、受膏君王、先知們顯現說話,但交辦完事情後便馬上返回天上去,總是來去匆匆。然『以馬內利』這名所賦予的『同在』意義更深奧,並非藉由天使的陪伴,而是上帝親自來,且以不同於以往的獨特方式下凡與人『同住』。上帝要藉由母腹誕生在人間居住一段期間,祂要以披穿肉身的型態生活在人群中,這是破天荒的新奇大事,也是上帝要以賽亞傳給同胞的頭一條啟示,當然也是上帝讓以色列人抵死抗拒不信的信息。

上帝若要住在人間,成為人類的一分子,祂大可直接變出個人形肉身來,想扮演幾歲就變成幾歲,這對祂一點也不難。但上帝卻寧可透過人類女子的肚腹為管道降生人間,從嬰兒期慢慢成長,遍嘗當人的酸甜苦辣滋味,做個百分之百的人類。《約翰福音第六章27節》的原文說:『人子是父上帝所封印的』,這句話隱藏著重大的秘密,有必要好好解釋一下。

耶穌外表看起來和平常人一模一樣,但祂裡頭的霝魂卻與眾不同。人類的霝魂是聖霝在天堂的水晶湖裡創造生出,待地上嬰兒呱呱墜地時,守護天使便從水晶湖裡領出嬰兒的霝魂下凡投胎。按《約伯記第三章16節》判斷,嬰兒的肉眼見光時,守護天使便將霝魂植入體內並封印,直到壽數滿足斷氣剎那才解除封印讓霝魂離體。但耶穌的霝魂很特別,並非來自水晶湖的受造霝魂,而是坐在至高寶座上的亞畏上帝裡頭的霝魂。亞畏的霝魂從寶座上亞畏的聖體裡面出來,下凡進入聖嬰耶穌的身體裡面。『人子是父上帝所封印的』,意思是父上帝把自己的霝魂封印在耶穌的肉身裡頭。如此一來,基督便同時擁有人類的肉身與上帝的霝魂,足證基督是人,也是上帝。只是每天有那麼多的嬰兒誕生,哪一個才是上帝投胎來的聖嬰呢?上帝給了個記號兆頭,只有從童女懷孕產下的男嬰,才是先知以賽亞預言的『以馬內利』。

馬槽聖嬰長大成人,與舊約選民同住三十三年,完成救贖大功後返回天上。換另一位也是從天堂寶座上亞畏聖體裡面出來的聖霝保惠師降臨人間,祂定居在因信稱義的新約信徒的重生霝魂裡頭,從今生直到來世永恆,聖霝內住寸步不離,這才是最終極的『以馬內利』(約十四15–17、十五26)。

《以賽亞書第九章6節》:『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祂的肩頭上;祂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上帝、永在的父、和平的君。』這預言是證明耶穌基督身分出處的關鍵證詞,是上帝要以賽亞傳遞的第二則信息。句中白紙黑字寫得一清二楚,『以馬內利』是『全能永在的天父上帝』要降世為人,可為何兩千年來,耶穌一直被稱作『上帝的兒子、愛子、獨子』呢?因為上帝不讓人明白啊!會正確叫出耶穌是父,那才奇怪哩!如果大家聽懂耶穌說的『我與父原是同一位』(約十30),祂真實的身分是獨一的父上帝,祂就不必逢人就問:『你們說我是誰』了。

使徒約翰慣稱耶穌是上帝的『獨生子』,而『獨生子』的原文有二個意思:一是數量上的單一,指耶穌是上帝的『獨子』;二是方式上的獨特,指耶穌是上帝以獨特的方式誕生為『人子』。由於上帝的兒子多不勝數,天使與新約重生信徒都是上帝的兒子,故稱耶穌是上帝的『獨子』是非常突兀的。反倒是,耶穌是上帝以獨特的方式誕生為『人子』,較符合以賽亞所傳『童女懷孕生子』的信息。但由於上帝已將『以馬內利』的身分出處給封印隱藏,時至今日,大家都還陷在無知中,誤以為耶穌是上帝的『獨子、兒子、愛子』。說白了,若你至今仍認為耶穌是上帝的『獨子、兒子、愛子』,肯定你還不得其門而入!

使徒保羅對耶穌的身分認知也曾陷在錯謬中,他在《歌羅西書第一章15節原文》說:『愛子是一切受造物中首生的』,意思是基督是頭一個受造物,故祂被稱做『長子』或『長兄』(羅八29、來一6),當然這是極嚴重的錯誤。真正頭一個受造物,其實是曾貴為首席天使長的路西弗,牠本是受造中最美、最有智慧的,但因忌妒上帝要造人類選新婦,於是墮落成古蛇撒但。保羅認為基督是頭一個受造物,正反映初代教會對耶穌身分的認知錯亂,因為初代教會首批信徒清一色是猶太人,而上帝讓他們對以賽亞所傳關於彌賽亞的信息,聽不明、看不懂,有以致之。

在聖霝尚未光照揭曉基督的真實身分之前,也難怪初代使徒會把耶穌貶為受造等次。『上帝眾子中的長子』代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已是人腦所能想像最尊貴的受造位階了!只不過,《創世記》與《約伯記》裡稱天使是『上帝的兒子們、上帝的眾子』,故兩千年間,有些教派便以此節經文主張『耶穌是天使長米迦勒轉世投胎來的』!那麼聖霝直到何時才讓約翰和保羅醒悟過來,真正明白知道基督是父(道)成肉身的呢?

新約聖經中保羅的書信共有13封,但當初編輯聖經時,並未按照著作年代排列,我們現在把保羅書信按寫作的先後次序重新排列,依序是《帖前、帖後、加、林前、林後、羅、弗、西、門、腓、提前、多、提後》,這一來就露出端倪了!保羅的前十封書信乃早、中期的著作,那時他視上帝與基督的關係為父子,言必稱基督是『上帝的兒子』或『愛子』。但最後三封書信《提摩太前、後書》與《提多書》是晚期的信函,這時他已改口稱基督是『父上帝』了。就在保羅臨刑離世的前一年,他對基督的位格突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保羅前十封書信反映出初代教會對基督的定位,完全遺傳自猶太教的錯誤觀念,但他臨死的前一年,聖霝終於向他揭露了『父成肉身』的天啟奧秘,記載在《提摩太前書第三章16節》:『大哉,敬虔的奧祕,無人不以為然!就是上帝在肉身顯現』,改用白話文說:『毫無疑問的,這叫人肅然起敬的神聖奧秘,偉大到令人驚嘆不已,就是永活的上帝在肉身顯現。』保羅回顧一生所領受的諸多新約奧義真理中,就數聖霝最後向他揭露的『父在肉身顯現』,最讓他讚嘆與敬畏。萬萬沒想到,天父為了拯救世人竟親自降生並死在十字架上,而不是假他人之手。

西元65年,聖霝為保羅解除基督奧秘的封印。保羅於明白基督真實的身分後,寫給弟子提多的信中便三度提到『基督就是上帝』,不再稱『上帝的兒子』(多一3、二13、三4)。不過,神學界至今仍被帕子矇住,只把保羅最後三封書信當成『教牧書信』,甚至有些神學家以『保羅只寫信給教會,不會寫給個人』為由,將這三封書信貶為偽經,渾然不知其珍貴處。

西元80年,耶穌的弟弟猶大寫的《猶大書》中,信首提到:『獨一的主宰我們的耶穌基督』(4節),信尾寫到:『獨一的上帝我們的救主』(24節)。可見自保羅領受『父成肉身』後,初世紀末的教會界曾一度確認『基督不是聖子,而是那位獨一的聖父在肉身顯現。』但身為教會巨擘的約翰顯然並不以為然,他依舊固執堅持傳統的『聖子論』,並撂下重話說:『凡認耶穌為上帝兒子的,上帝就住在他裡面,他也住在上帝裡面。』(約壹四15),拐彎痛罵反對『聖子論』者是敵基督、是異端。直到在拔摩島領受天啟異象時,約翰才當頭棒喝幡然醒悟基督的本質出處,縱然他自以為認識祂超過一甲子了!

《啟示錄第一章4、8節》與《第四章8節》一共出現三次『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上帝』,其中約翰說一次、上帝說一次、四活物天使長說一次,但三次的翻譯通通不對!這句話的原文是『昔在、今在、以後要來的全能上帝』。明明《啟示錄》最後記載以後要再來的是基督,為何《啟示錄》前幾章三度說日後要再臨的是坐寶座的全能父上帝呢?除非基督就是那位全能的亞畏上帝,否則就前後兜不攏了!當約翰目睹基督進入坐寶座的上帝裡面,又聽見四活物對著寶座高呼『昔在、今在、以後要來的全能上帝』時,約翰應該對《以賽亞書第九章6節》為何稱童女所生的聖嬰名為『全能的上帝、永在的父』明白七八分了!

接著約翰看見天開了,基督率領白馬軍團裂天而降,約翰赫然發現騎白馬的基督名為『上帝的道』(啟十九13),那一刻他的心竅徹底開通了,終於降服接受基督不是聖子,而是聖父親自降生來的。何以見得呢?『道Logos』的原意即『話語』,猶太人慣稱《創世記》中那位用『話語』創造天地萬物、說有就有、命立就立的天父上帝為『道』(詩三十三6、9)。當約翰親眼目睹駕雲降臨的基督竟然名為『道』時,他徹底顛覆了自己向來奉為圭臬的『聖子論』,打破原以為上帝與基督是上下從屬的父子關係。從此約翰不再稱基督是上帝的兒子,改口稱『羔羊』或『道』。所以《啟示錄》不光是本預言末日災殃的書,也揭示了基督身分的秘密。約翰總算完全明白耶穌正是猶太人口中的聖父,於是他在臨終前寫的《約翰福音書》,開宗明義直述『道就是上帝,道成了肉身』(約一1、14)。

『道』在舊約是父,來到新約竟被降格為子,還有比這更荒謬絕倫的事嗎?只有父上帝才配稱『道』、才是真理、才能賜生命,可為何耶穌敢誇口說『我是道路、真理、生命』?因父的霝魂被封印在耶穌的肉身裡頭,耶穌不是父的代理人,祂是父本身。所以耶穌才會說:『我與父是同一位』、『信我就是信父』、『見我就是見父』、『認識我就認識父』(約十30,十二44、45,十四7~9)。不過眼盲心瞎的猶太人,一聽氣炸了,拿起石頭就想砸死耶穌,祂不得不溜走,因按預言祂只能掛在木頭上,不能倒在石頭下。

約翰跟保羅一樣,在較早寫成的書信中,總是稱『基督就是上帝的兒子』,但在臨終前的著作裡,才突然改口稱『基督就是父上帝』。為何聖霝不早點解除封印,非得拖到兩人快死前,才讓他們明白基督真實的位格,而在那之前他們已經錯誤教導了幾十年?我只能說,上帝鐵了心不讓猶太人明白基督的奧秘,就連首批的猶太信徒也不例外!上帝故意讓使徒臨終前才窺見『道成肉身』的奧秘,是因這項真理只給新約外邦教會知曉,且是預備給最末代的信徒領受。因此保羅與約翰雖留下『道成肉身』的遺作,仍無法澆熄『聖子論』。第四世紀羅馬教廷罔顧『道即天父』的事實,硬將『道』扭曲成聖子,『道成肉身』又變回是『上帝的兒子在肉身顯現』。或許,保羅和約翰要臨終前才蒙聖霝光照,教會也要拖到被提離世前,聖霝才向得勝者揭開遮掩的帕子。

先知但以理為巴比倫的尼布甲尼撒王解夢時說到,會有一塊非人手鑿出來的石頭從天砸下,將世上列國強權擊成粉碎,這塊石頭會變成一座覆蓋全地的大山(但二34、35)。『大山』預表天國,從天砸下將列國擊成粉碎的那塊『石頭』,正是從天降生的基督彌賽亞。而上帝要以賽亞去傳的第三則信息,實與這塊『石頭』有關。《以賽亞書第八章14–16節》:『祂必作為聖所,卻向以色列兩家作絆腳的「石頭」,跌人的磐石,向耶路撒冷的居民作為圈套和網羅。許多人必在其上絆腳跌倒,而且跌碎,並陷入網羅,被纏住。你要捲起先知的證言,在我門徒中間封住訓誨。』又,《以賽亞書第二十八章16節》:『看哪,我在錫安放一塊「石頭」作為根基,是試驗過的石頭,是穩固根基,寶貴的房角石,信靠的人必不著急。

在上述兩段經文裡,這塊『石頭』對兩等人分飾『絆腳石』與『房角石』兩個極端角色。以賽亞的預言毫不拐彎抹腳,直述『以馬內利』一方面要成為以色列全家的絆腳石,選民通通要被絆倒跌碎;另一方面卻也要成為信靠祂的人的房角石,凡信靠祂的人就如同把房子建造在穩固的地基上,必不羞愧、必不動搖。奇怪了!其他先知不是預言基督降生是要帶領猶太民族建立永遠不敗的天國嗎?怎以賽亞的預言獨樹一格,變成基督是要來絆倒選民,讓以色列人陷入網羅無法掙脫呢?由於『先知的證言已被捲起封印』,恃寵而驕的猶太人絕不可能參透裡頭的玄機!

這塊『石頭』要作為信靠祂的人的『房角石』,究竟是何等人會信靠基督站立穩固呢?與上帝要以賽亞去傳的第四則信息有關。『基督降生不單是要擔當以色列的王,還要成為萬族的旗幟、眾民的中保、外邦人的光。基督的福音不只傳遍以色列地,還要傳到地極。(賽十一10、四十二6、四十九6)

猶太人總以為自己是天選聖民,萬族中上帝唯獨只跟以色列一族立約,故非常鄙視外邦人,視外邦人為不潔的畜類,是毫無得救指望的蛆蟲。猶太人的『末日觀』認為,彌賽亞來只為拯救以色列一族建立永遠的天國。說穿了,天國就是復興的以色列國,外邦異族不只與天國無分,且通通要被彌賽亞給徹底擊殺消滅,並去陰間受永遠的刑罰。然以賽亞的信息卻透露,基督的降生,會令選民與外邦人的命運產生大逆轉,猶太人反而會跌倒,外邦人卻因信靠基督得堅立。這則基督要成為外邦之光福澤萬國的信息,根本用不著封印,本位主義作祟的猶太人打死也不可能接受的!

上帝降生人間的目的,乃上帝要以賽亞去傳的第五則關乎彌賽亞的信息,記載在《以賽亞書第五十三章》。當然對猶太人而言,這又是被封印的預言,所以先知一開始就嘆道:『我們所傳的有誰信呢?』接著先知預言說:『人子必被猶太人藐視並厭棄,為此祂才能擔負眾人的罪,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般成為贖罪祭,好讓認識祂的人被上帝稱為義。

兩千七百年前,以賽亞就預言基督要被殺獻祭。一百年後,另位先知但以理在『七十個七年』的預言裡,更露骨地說:『第六十九個七年時,受膏君必被剪除。』(但九26)但由於《以賽亞書》和《但以理書》中的諸多預言皆被封印,以致在西元33年,第六十九個七年滿足之際,在以色列舉國無人出面阻止的情況下,基督被送上十字架。上帝說不讓猶太人明白,他們就真的不會明白,否則怎可能莽撞到把天國之君給殺了!
此弒殺基督的逆天大罪,遠比耶利米所列的『欺壓寄居的』、『欺壓孤兒寡婦』、『流無辜人的血』、『隨從別的神』這四項罪行還嚴重,所以上帝才會鐵了心不原諒猶太民族,定意在末期時向他們索報血仇,先知稱這是『上帝報仇的日子、雅各遭難的日子』,也是耶穌說的『大災難期』,猶太民族將面臨亡國滅種的浩劫,而以賽亞和但以理異口同聲說『滅絕的事已定、荒涼的事已定』,毫無轉圜餘地。

以賽亞預言基督的死是為了獻祭代贖,而獻祭的本質就是以無罪的替代有罪的,所以為了成為完美無瑕的犧牲祭物而降生的人子,絕對必須具備無罪的肉身。孕育在人類子宮裡的胚胎,皆來自精子與卵子的結合,每個胚胎無可避免都遺傳來自父系與母系雙邊的罪。為什麼基督必須透過『處女懷孕』的特殊方式誕生,如此一來童貞女馬利亞子宮裡的胚胎,就已排除使用人類的精子,也就不會遺傳來自父系的罪。不過,若仍使用馬利亞的卵子,那基督依舊遺傳來自母系的罪,還是無法完成無罪替代有罪的救贖任務。

天主教為了解決馬利亞的卵子有罪的問題,發明了『聖母無罪論』、『聖母道成肉身論』、『聖母升天論』三套歪理,扯說馬利亞是無罪的,因她也是道成肉身來的,她不帶人類遺傳罪性,自然卵子也就聖潔無瑕,當然死後也升天去了。但天主教徒可沒想到,馬利亞若要無罪,那麼她的媽媽、外祖母、外曾祖母、外高曾祖母……直到夏娃,一脈相承的眾女子,個個皆須道成肉身且處女懷孕才成。這根本是天方夜譚。『聖母道成肉身論』、『聖母無罪論』或許能騙騙古代的文盲,若二十一世紀的我們還信這套謬論的話,真該打屁股。

其實,馬利亞子宮裡的胚胎是『聖霝感孕』的產物,並非來自人類的受精卵,故無遺傳父母罪性的問題,它就是一顆聖霝憑空新造的無罪胚胎,這難不倒無所不能的上帝。但你可能會質疑,當聖霝將這顆神奇無罪的胚胎植入馬利亞的子宮後,透過臍帶、胎盤接連母體,馬利亞帶罪性的母血已流入胚胎,耶穌仍無可避免遭到罪的污染。但二十世紀的解剖學提供古人所不知的醫學常識,一舉解決耶穌會遭母血污染的疑竇。

由於胚胎自行細胞分裂出造血循環系統,與母體的造血循環系統各自獨立運作互不相干,因此胎兒身上的血,皆是自己的骨髓細胞所造,沒有一滴血是來自母體,故沒有胎兒被母血污染的問題。母血帶著養分及氧氣流入胎盤,子血帶著廢物及廢氣也流入胎盤,但母血與子血在胎盤裡仍隔著一層薄薄的內皮細胞作為交換介面,雙方經過內皮細胞透過擴散與滲透作用,彼此交換養分及氧氣、廢物及廢氣,所以母與子的血液從未直接接觸。上帝造女人時,在子宮裡就設計了這個母子兩套血液循環系統各自獨立的機制,以備道成肉身成為無罪祭物之用。上帝的智慧,奇哉、深哉!

第五則信息裡很重要的內容是『基督要成為贖罪祭且擔當多人的罪,凡「認識」祂的就稱義得救。』(五十三10、11)甚麼叫『認識』?即『洞察、理解、承認』。凡洞察、理解、承認基督十字架代贖的人,就被上帝稱為無罪義人。原來,十字架之後的新約時代,得救是藉由『因信稱義』的途徑,早在以賽亞的預言裡就提及了!不過,上帝不讓猶太人明白知曉這條新約得救捷徑,故嚴守傳統祖制的猶太人,至今仍深陷在講究守律法靠行為得救的泥淖裡無法自拔!

雖然以色列因謀害基督導致亡國滅種的結局不可逆轉,但上帝仍記念與亞伯拉罕的約定,為以色列存留一小撮餘種。在《以賽亞書第六章》上帝與以賽亞最後的幾句對話中,上帝透露要先送些人到『遠方』,因為祂要滅盡以色列『境內』的選民不留任何活口。言下之意,選民在『境外』尚有活命的機會。以賽亞所傳最末則被封印隱藏的信息,便是與安置末日剩餘之民的『境外西邊一座山、遙遠東方一座島』有關。

《以賽亞書第二十四章》是『末日詩章』,這一章可說是整本《啟示錄》的縮寫版。從13節到16節中,描寫末日時人類悉數遭剪除,只剩寥寥無幾的活口。之所以人類還剩為數不多的餘民,並未完全徹底滅絕,全賴上帝在地(亞洲大陸)的西邊與東邊各安置一小撮人的緣故。

《以賽亞書第二十五章》暗示西邊安置餘民的地點是一座『山』,也就是位於阿拉伯半島上的西乃山,當上帝告訴以賽亞祂要殺戮聖地境內的百姓一個不留時,聖地境外的西乃山將是猶太人唯一活命的藏身處。至於東邊安置餘民的地點是距離西乃山遙遠的一座『島』,而全世界符合以賽亞預言的『東方、地極、海島』之資格者,唯有台灣島。

末日鎂光燈投射的兩個焦點,一是亞洲大陸西邊的西乃山,一是亞洲大陸東方邊緣的台灣島,其餘地方盡皆焚毀殆盡。傳統『末世論』以為歷經七印、七號、七碗的浩劫後,仍會有二十、三十億人倖存進入千禧王國,但這是痴人說夢。用膝蓋想都知道,一口氣二十、三十億人進去新世界,光每年新生兒就要增加幾億人口,而人又千年不死,大概只要一、二十年,地球又人滿為患了!按以賽亞被封印的『西山東島』末日預言,頂多只有二、三萬餘民倖存進入千禧王國而已!西乃山是提供舊約猶太餘種躲藏的內室,台灣島是提供新約教會餘種躲藏的方舟避難所,屆時兩處餘民將攜手打造千禧新世界。

將以賽亞要傳給同胞的六則信息整理起來,大致是說,天父上帝要透過聖霝感孕、處女生產的獨特方式誕生在人間,但由於上帝故意不讓猶太人聽懂以賽亞的信息,故基督的真實身分遭隱藏,會被不知情的選民所殺,猶太民族要因釘死基督這等逆天大罪落入廢約亡國滅種的咒詛裡,反倒外邦人會撿到便宜,因信靠基督的十字架而稱義得救。末日上帝報仇的時刻,除了西乃山與台灣島兩方舟外,全地盡成焦土無人生還。以上這些信息都被封印隱藏,不讓猶太人明白知曉。

大家可曾想過,當上帝決意向猶太人隱藏封閉關乎基督的一切奧秘時,那麼以猶太人為主體的初代教會,看基督必如霧裡看花。猶太籍的初代使徒諸多對基督錯誤的認知,也就無可避免地載入新約聖經中,而在『聖經無誤論』的緊箍咒下,這些有問題的經文被原原本本保存著,至今仍在誤導大眾。愈接近末期,拆毀重建真理的呼聲必會愈益高漲。

兩千年前猶太人棄絕並釘死基督之際,整個民族和上帝的聖約關係已經不存在了,並且後代子子孫孫通通被圈在亡國滅族的咒詛中。這民族至今仍在做等候彌賽亞前來建立天國的春秋大夢,殊不知等在他們前頭的,是被兩獸迷惑慘遭殺戮的結局。新約教會不該與注定滅亡的猶太人摻和一塊,須與被『道』所偋棄的猶太教斷開連結,才能跨進真理會幕的第一道門進到外院來。

想知道自己是否已經進門站在外院,就問自己兩個問題。第一:基督是父上帝降生呢?還是上帝的兒子降生?第二:現在是要西進耶路撒冷呢?還是東向台灣?如此便知自己仍在真理門外徘徊,還是已經進到外院裡了!

 

東方 。 地極 。 海島 。台灣方舟 ∣ 財團法人東台方舟文化藝術基金會
台南查經聚會時間:每周六晚七點  台南市中西區健康路一段170巷10號  ( 希 望 樹 2 樓 )
台北辦公室:台北市民族東路32號三樓(圓山捷運站1號出口)   
累計瀏覽人次  歡迎入內瀏覽採用不需同意。轉載煩請註明出處.
© Copyright 2012 台灣方舟 JAHWEH.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