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黑潮方舟 > 台灣聖徒被提實錄
     
(一).何謂『被提』?    
(二).關於末日前的『被提』之用意與目的    
(三).『被提』的時刻    
(四).『被提』與『基督再臨』有何差別    
(五).『被提』與『復活』有何要釐清的    
(六).『被提』的資格條件    
(七).附錄:台灣聖徒被提實錄    
     
     
 
(一)、何謂『被提』?
a.『被提』的原文意義:  從一地接引運送至另處 
b. 查考經文實例:【創五22~24、來十一5(以諾);王下二1、11~12(以利亞)】
【徒八38~40(腓利);結三12~15、八1~3(以西結)】
c. 上述四人『被提』的經驗有何不同:運送終點身體變化
(二)、關於末日前的『被提』之用意與目的:
a.  分麥 。【太十三36~43;啟十四14~20】
b.  撤攔阻 。【啟十三5;帖後二1~12】
c.  新婦 。【太廿五1~13;啟十四1~5、十九7~8】
d.  召戰士 。【結卅七10;猶14~15;啟十九11~16】
e.  分封王 。【啟十二1~6、二26~29、三21~22】
(三)、『被提』的時刻:(請查考下列經文後整理出『被提』前的“兆頭”來)
a.  以色列復國後                   。【太廿四32~35(廿一18~20、廿三32~39)】
b.  挪亞與羅得時代的極度敗壞重現時 。【太廿四37~44】
c.  大逼迫導致離道叛教者眾         。【太廿四9~10;啟六9~11】
d.  大迷惑導致離道叛教者眾         。【太廿四11;帖後二1~3】
e.  兩獸從無底坑釋出接受世人的崇拜 。【帖後二4、啟十三3】
f.  聖殿重建                 。【太廿四15;但七23~26、八8~14、九24~27】
g.  最末支號筒吹響之際       。【林前十五50~54;啟十7、十一18、十二5~6】
綜合上述線索研判,『被提』的時刻應是: 末期七年之半,也就是第七號的時候
(四)、『被提』與『基督再臨』有何差別呢:
請比較【帖前四13~18】與【亞十四1~7】,找出『被提』與『再臨』之差異。
a. 兩者召聚地點之差異:                                                   
b. 兩者召聚對象之差異:                                                   
c. 兩者手段目的之差異:                                                   
d. 兩者間隔有多久:                                                       
e. 世人面對兩者的態度:                                                  
f.『基督再臨』的其它相關專用術語是:
【啟十六13~16哈米吉多頓 
【賽卅四8、耶四十六10亞畏報仇的日子
【番一18、哀二22亞畏發怒的日子
(五)、『被提』與『復活』有何要釐清的:
『被提』行列中,包括 活著改變 從死復活 兩等人。唯有首梯次的『復活』才稱『被提』,所謂『收割初熟的果子獻給上帝』正是這個道理。
(六)、『被提』的資格條件:
咀嚼【啟十九7~8、十七14】時不難發現『披嫁裳當新娘』與『穿義袍當賓客』確有不同,前者乃有條件按行為論功行賞的(行義),後者乃無條件憑信心通通有獎的(稱義),故不單要『蒙召』(得救)還要進一步『被選』(得勝),因此別奢望所有基督徒都被接走,從【太廿四40~41、廿五1~13】中就清楚這殘酷的事實,唯額上被蓋『亞畏耶穌』聖名者才夠格活活被提【啟十四1】,那遭『撇下』的將面臨『666獸印』考驗,下場就『逃躲、殉道、叛道』三條路。
a. 條件一: 時時儆醒、常常祈求 。【路廿一36】(『站立』原文應譯『配得擺在』)
b. 條件二: 忍耐到底、至死忠心 。【啟三10、二10】(『免去』原文應譯『脫離』)
c. 條件三: 舉凡愛慕祂顯現的人 。【提後四8】
d. 條件四: 忌邪守貞 。【啟十四4~5、十七2】(『未曾沾染婦女』指『不與大淫婦勾搭』)
(七)、附錄:發生於廿一世紀初寶島台灣,聖徒榮耀被提昇天的真實見證
本文節錄自李健寶牧師於2002年4月21日的證道內容

§一位台灣婆婆肝癌不藥而癒,獻身為基督行軍禱告,感動全家悔改,最後被提升天。
§一位外籍媳婦回印尼娘家小島與巫師鬥法,受蟒蛇威脅、兒子犧牲,贏得全島歸信。
我們台中教會有位姊妹名叫美惠,她生性非常膽小害羞且內向自閉,每每叫她在眾人面前講話,她總是一句話也說不出口來,只會一直發抖然後哭著下台一鞠躬。美惠在2000年時,她的光景非常軟弱甚至還被鬼魔攻擊,大家費好大的勁才把那難纏的污鬼給趕走。美惠得釋放後到台北一間工廠上班,在那認識一位印尼籍的同事名叫淑惠美惠將福音傳給淑惠淑惠非常渴慕就跟美惠要屬靈書籍,由於美惠之前光會買但卻懶得翻開閱讀,於是樂得通通借給淑惠看。
淑惠是個來自印尼偏遠小島的外籍新娘,她的台灣婆婆很不喜歡她,而她的先生當時還在服役當兵,因此這個外籍媳婦常常被她的婆婆虐待,淑惠好幾次想逃家但都隱忍下來,一直熬到丈夫退伍後,小倆口便找藉口離開婆婆遠走高飛跑到台北來謀生,就這樣,淑惠在工廠和美惠相識並得到福音。就在淑惠決志後不久,美惠因故離職又搬回到家鄉台中,彷彿這趟北上短暫的居留,就只是為了將福音傳給一個遠渡重洋嫁到台灣跟自己同樣卑微的人似的,殊不知上帝接下來將使用這些個不起眼的小人物,闖出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來。

淑惠
的惡婆婆老太太在2000年底得了肝癌,醫生宣佈沒救了,她跑去找在鹿港當廟祝的大兒子,大兒子用乩童法術醫治她依然沒起色,後來轉送到台北的大醫院,結果是這位常被她虐待的印尼媳婦天天就近照顧她。老太太有3個兒媳,她萬沒想到在她最需要的時候,卻是她最排斥最瞧不起的人陪伴身旁,就這樣,淑惠趁機把福音傳給婆婆。淑惠對婆婆說:『妳什麼都試過了就剩耶穌還沒試,好不好就試試看,讓耶穌來醫治妳』,婆婆心想『反正死馬當活馬醫吧』,於是對淑惠說:『如果妳的耶穌真的可以醫好我,我就拜祂』,話才說完人就陷入彌留狀態。
老太太昏迷的3天裡,上帝給她一番奇特的經歷,她上了天堂也下了陰間,她看見拜偶像的結局就是丟入火燄中燒,當她甦醒過來時,第一句話就是對外籍媳婦淑惠說:『妳的耶穌是真的,快快為我禱告』,淑惠為她流淚迫切祈禱,兩天後老太太辦出院,因為癌細胞全都消失不見了!60歲的老太太信守諾言立刻受洗。2001年初,老姐妹一心尋求,她日夜禱告問上帝說:『祢留我一條小命,到底要我為祢做什麼呢?』,整整花了3個月的時間求問,聖霝終於賜下啟示對她說:『去台中找傳福音給妳媳婦的那位姊妹』。

老姐妹央請媳婦淑惠帶她到台中美惠美惠乍見淑惠的婆婆百八十度轉變直呼不可思議,因她印象中的老太太是個既迷信又尖酸刻薄的老巫婆,如今眼前的她才幾個月的光景就信了耶穌且變得換個人似的愈顯年輕,臉上掛滿著燦爛的笑容,美惠訝異地直喊『這怎麼可能!太神奇了!』,老太太高興地說:『我信了耶穌,是祂改變我的生命,在人不能,在上帝凡事都能』,美惠感到臉紅羞赧,因她憶起她曾向淑惠論斷說:『妳那兇惡婆婆絕不可能信耶穌的』。
老姊妹向美惠說明來意,大意是聖霝吩咐她來請美惠就近關心並傳福音給她那嫁來台中的小女兒,她小女兒現正懷孕,但胎兒的頭部長顆瘤,台中榮總主治醫師勸她把孩子拿掉,但老姊妹對上帝的醫治能力非常有信心,故請美惠前去關心她的小女兒,美惠一聽心中不免嘀咕道:『既然妳這麼有信心,妳大可自己去為她禱告就行了,幹嘛找我這個內向不善言詞的人去礙事呢?』,老姊妹彷彿看穿美惠的心思,就笑著對美惠說:『聖霝要我來訓練妳爭戰』,這下美惠更納悶了,她自忖:『我膽小出名的,怎會找上我啊』。就這樣,一個初信3個月的老太婆教一個已信30年的年輕人如何傳福音,如何仗權柄爭戰禱告。奇妙的事情發生了,胎兒的瘤不見了,小孩保住了,這神蹟後來讓老姐妹的台中親家也全家離棄偶像歸信耶穌

老姐妹繼續留在台中帶領美惠,每天晚上找間廟,老少倆人手牽手繞行七圈,邊走邊斥責綑綁。剛開始時,被趕鴨子上架的美惠心不甘情不願心裡直犯嘀咕,但老姐妹擁有洞悉人心思隱情的『知識』恩賜,於是美惠邊走邊被老姐妹糾正勸誡。另外,膽怯的美惠擔心害怕鬼魔的反擊,老姐妹安慰她說:『我們都有穿著全副軍裝,不必怕』。聖霝偶也開美惠霝眼,叫她能看見鬼魔的一舉一動,常把膽小的美惠嚇得腿軟跌坐地上,老姐妹打氣道:『不必理會牠們,定睛注視耶穌就可以了』。老姐妹帶著美惠台中操練幾晚後,告訴美惠要轉移陣地殺到鹿港去。老姐妹帶著美惠來到鹿港她大兒子那裡,印尼媳婦淑惠也隨行,老姐妹對美惠說:『我只剩下不多的時間訓練妳,妳要好好地學,我做完上帝要我做的事後就要回家去了』,美惠當時不懂這句話的真正含意,她心裡只為終於可以結束這很不人道的差使而高興,這陣子都不能好好睡上一覺,簡直是場惡夢酷刑,她為快能擺脫老人家糾纏而竊喜,他只當老人家總愛把『死』掛在嘴上,直到數天後獲悉一場驚天動地之大事時,才明白老姐妹這番話的真正意思。

老姐妹的大兒子在鹿港一間規模頗大的寺廟當住持,日落華燈初上時分,老姐妹帶著美惠淑惠三人繞行這間大廟行軍爭戰禱告,個頭矮小的老人家不知從那來的體力健步如飛,叫兩個年輕姊妹在後追得吃力。就在繞到第7圈時,原本關著的廟門突然打開,老姐妹當廟祝的大兒子氣急敗壞地跑出來劈頭就罵道:『是誰帶那麼多的兵馬在外面繞,繞到廟裡的東西通通震下來了』,但環顧四周夜色下啥人影也沒有,只見她這個自從信了耶穌後,就老愛同自己作對的煩人老媽帶兩個簡從大剌剌地站在廟門口。美惠一聽趕忙回頭張望,心想我們不就三個人而已,何來大隊人馬呢?老姐妹知美惠的心思,就正色對美惠說:『妳的信心到哪裡去了?不就是大隊天使天軍陪著我們,與我們同在嘛!妳為何懷疑向後看呢?』。 老姐妹的廟祝大兒子開門見狀後,整個人楞在那裡,心想『明明在裡頭聽到外面千軍萬馬的奔騰聲,怎麼門口空蕩蕩的呢?』,稍一回神便明白準又是老媽在作怪,就臭著一張臉老大不高興,因自從老媽信耶穌後,每回來到廟裡一站,嘴巴唸唸有詞也不知在嘟嚷甚麼,就讓乩童無法附身起乩辦法事,令他常在信眾面前下不了台,現又看見她來搗蛋,所以口氣惡劣地轟老人家快點離開,但老姐妹硬是不理會,拉著美惠淑惠就往廟的正殿大步走去。這時美惠的霝眼又開啟,見兩個門神分站老姐妹的左右,抓著老姐妹的兩臂作勢要把她丟出廟外,美惠嚇得全身發抖兩腳不聽使喚寸步難移,老姐妹大聲說:『美惠妳站在那裡幹嘛,怎麼還不快點進來?』,美惠哽咽顫抖地說:『我腿軟走不動了』,老姐妹點頭說:『是啊!妳後面有很多的鬼抓著妳』,美惠一聽本能往後瞧,臉色蒼白連魂兒都嚇飛了,老姐妹氣定神閒對美惠說:『妳怎麼又往後看了呢?妳的信心到哪裡去了呢?妳只要隨便揮揮手就可以打跑牠們的』。

當聖霝讓美惠看見她三人身上穿著整齊銀亮的戰甲時,美惠忐忑的心逐漸平穩下來,信心一恢復過來雙腳才又能走動。老姐妹就像個穿戴全副軍裝的戰將,威風凜凜地用力拍打著神桌,雙眼怒視廟裡最大尊的偶像說:『從今以後不准你再轄制我的兒子』。大兒子見母親邊宣告耶穌的名字邊觸摸神桌上的各式法器,連忙大聲制止說:『媽,妳不要碰我的東西,每回被妳一碰就都失靈不能再用了』,但老姐妹回他道:『我偏要碰,我就是不讓它能用』。老姐妹逐一摸完神桌上的器物後,接著走到香爐前手按爐鼎說:『奉耶穌基督的名吩咐,從今以後任何的香都再也插不下去』,言閉那爐心中央白天才新插上去的那支粗長香枝,立即從中斷成兩截,大兒子見狀大聲喊說:『妳怎麼可以把它剪掉』,老姐妹兩手一攤回說:『我哪是用剪的,我又沒帶剪刀』,大兒子嚇得臉色土灰,心底暗叫:『糟了!這下子真的完蛋了』。 老姐妹在廟裡一陣發威,美惠淑惠在旁看得目瞪口呆,並對老姐妹擁有如此大的權柄羨慕不已。老姐妹見任務完成,於是帶著美惠淑惠踏出正殿走向廟門,老姐妹忽然回身,一手指著美惠,臉朝向尾隨在後碎碎唸的大兒子說:『她叫美惠,你要記得她』,接著臉轉向美惠交待說:『妳要天天為我大兒子禱告,相信不久後他會信耶穌』,最後,老姐妹眼神慈愛地對大兒子說:『兒子,這回是媽媽最後一次來,你可能以後見不到媽媽了』,語畢老少三人消失在夜色裡,留下呆若木雞的大兒子佇立廟埕,反覆思索著母親最後那句“莫名其妙”的叮嚀。

兩天後的夜裡,大兒子在睡夢中見到天使接走他的母親,隔天晚上,相同的畫面又再度地重現夢中,大兒子覺得事有蹊蹺不大對勁。再隔天,同樣的夢又第三度重演,且這次天使在夢中對他說:『為何你多次聽到福音還執迷不悟呢?現在我要把你的媽媽帶走,你以後真的見不到她了』,大兒子在夢中著急地喊說:『不要!不要帶走我媽』,然後就從夢中驚醒過來,躺在床上無法入眠的他,認真地思索近日所發生的奇異事與連番夢境中的情節。 大兒子從夢中驚醒的隔天,正好是廟裡祭祀辦法事的日子,可是不知怎地,乩童始終無法讓神明附身起乩,且不可思議的是,已點著的香只要往香爐一插就馬上熄滅,試了再試結果還是一樣,最離譜的是,那方擺滿祭品又厚又重的原木供桌,竟然在眾目睽睽下從中斷裂成兩半,桌上祭品掉落滿地,幾位彪形大漢試圖要將桌子扶起,卻不知何故好似釘牢在地任怎麼使力也紋風不動,大兒子腦海浮現幾天前母親大鬧廟殿的情景,一股寒意從背脊竄起。就從那天起,廟祝大兒子關上廟門不再打開,該廟管理委員會就不時質問他為何不開廟門營運,他一五一十地照實回答,並交出廟產所有權狀只求辭去住持一職,由於法會當天大伙親眼目睹連番不尋常的異狀,所以相信他所言屬實於是同意他解職。該廟荒廢一段時間後,管理委員會決定將廟拆除重建,於是對外放出風聲說:『由於不良少年夜裡跑進廟裡砸毀所有的東西,奉神明令諭得重新蓋廟』,委員會私下要求大兒子立即搬離鹿港勿將真相對外公佈以安信眾的心,這些是後話。

話說老姐妹挑戰完鹿港的大廟後,進行四十天的禁食,立即又投入另場更大的戰役,時逢一年一度全島性的“農曆三月瘋媽祖”民俗祭典,媳婦淑惠充當老姐妹的司機,從大甲鎮瀾宮起,倆位老少戰士沿媽祖繞境路線,凡沿途大小寺廟無一放過,婆媳倆人每天只睡一個小時,老姐妹一路對淑惠說:『我日子不多了,豈可貪睡!在完成上帝交付的事情後,我就要回家了』,淑惠還是聽不懂婆婆話中的暗示。一路疲累爭戰,終於殺到最後一站台南,在最後一間廟埕繞第七圈時,一隊進香團朝該廟走來,突然領頭的乩童失控,揮舞手中的劍亂劈亂砍,人群大喊『救命』並四處奔閃,廿多名護法壯漢合力也制不住殺紅眼的乩童,乩童像頭發狂的猛獸一直朝老姐妹衝來,冷不防一劍砍在老姐妹手臂上,由於老姐妹有聖霝護體不致削肉斷骨,但衝撞力量之大猶讓她頓失重心跌坐在地,但她毫無懼色瞪視乩童大聲喊說:『耶穌已經在這裡掌權並賜我全付軍裝』,乩童作勢揮劍用力往老姐妹身上招呼,但老姐妹宛如身穿金鐘罩鐵布衫,乩童的劍砍下來也絲毫無礙,幾個年輕人欲扶老姐妹起身,但她卻不動如泰山般,旁觀者見狀七嘴八舌道:『這老太太有神明附體』,於是個個燃香朝老姐妹下跪紛紛頂禮膜拜起來。

老姐妹見眾人跪在廟埕面向她磕頭如搗蒜,就急忙對傻愣在旁的媳婦喊道:『淑惠你發什麼呆啊,還不趕快把我給扶起來』,眾人這下更嘖嘖稱奇了,方才幾個大男人使盡吃奶力量拉也拉不動的老太太,怎麼就讓一個瘦巴巴的女人給輕易地攙扶起來呢?大伙順道把淑惠也當成下凡仙女給一併參拜了。乩童見狀更怒不可遏,揮劍一輪猛砍狠劈,口中吐出尖銳刺耳的聲調說:『妳到底是什麼意思?從大甲一直跟到這裡來,攪得我們國度亂七八糟的』,老姐妹接腔反譏道:『我就是要讓你們的國度粉碎』,乩童氣呼呼地撂下狠話說:『那好,我們國也派出軍團來打你們』,這時乩童裡頭的污鬼見怎麼也傷不到老姐妹與淑惠,就讓乩童發狂揮劍自砍,老姐妹見乩童皮開肉綻鮮血直流,便厲聲斥道:『奉耶穌基督的名吩咐,魔鬼不許傷害這人,他的身體也是按上帝形象樣式所造的』,言閉乩童持劍的手臂好似被綁縛動彈不得,乩童用力咆哮幾聲後如倒栽悤般癱瘓在地,鬼便離開乩童的身體,此時圍觀者又通通拜倒在地,直呼老姐妹是“正格的神”,老姐妹急忙揮手阻止眾人舉動並喝令大家快快起身,但沒人理會依舊朝她直瞌頭,老姐妹說:『我不是觀世音菩薩,也不是什麼神明附身,你們萬不可把我當神來拜,但我要告訴各位,我所信靠事奉的耶穌基督才是獨一的真神』,同時手指著仆倒一旁傷痕累累昏厥過去的乩童說:『大家記住,要拜就拜拯救人的耶穌,而不是拜會傷害人身體的鬼神』,但眾人聽不進去,還是執迷咬定老姐妹是神仙,眼見沒法,老姐妹只好拉著淑惠匆匆跳上車駛離廟埕,但眾人依舊不死心尾隨追逐了一段路才罷休。

結束四月西海岸行軍作戰後,2001年6月中旬,淑惠從台北打電話給美惠所屬的台中教會李牧師,電話中淑惠憂心忡忡地請李牧師台中教會眾弟兄姐妹為婆婆老太太代禱,淑惠告訴李牧師說:『婆婆最近很不對勁,好像在交代遺言似地,一直講“我做完上帝要我做的事情後就要回家了”』。忽然李牧師心血來潮,由於素聞老姊妹的轟烈事蹟,但全教會僅只美惠一人曾見其廬山真面目,牧師在電話中力邀淑惠帶婆婆來台中教會分享見證,趁機大家認識認識,淑惠說她會和婆婆商量,李牧師淑惠轉告婆婆說:『就算要死也得大家至少先見上一面,不然怎麼為她辦追思禮拜啊』。幾天後,淑惠再致電李牧師淑惠說已把李牧師的話一五一十地轉告婆婆,但婆婆的回答更叫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牧師淑惠婆婆到底說了什麼,淑惠學婆婆的口吻說:『沒錯!我是快要離世了,但不是死翹翹,所以用不著為我辦追思禮拜,我是要“被提”,就在這個禮拜六晚上』,『什麼!被提!妳有沒有聽錯啊』電話那頭傳來李牧師的驚呼聲。剛信沒多久的淑惠尚未聽聞關於『被提』的奧秘,問婆婆,婆婆只笑答:『等到禮拜六晚上就知曉上帝的作為』,現見李牧師的錯愕反應便好奇地問李牧師說:『被提是啥啊?』,李牧師在電話中約略解釋何謂『被提』,最後,淑惠告訴李牧師說:『婆婆已經通知全家大小在禮拜六齊聚台北舉行家庭禮拜』。(李牧師當時請求攜帶V8到場攝影,但老姊妹稱聖霝不允許) 預定的6月23日星期六那天中午,淑惠打電話給李牧師說:『全家都到齊了,晚上八點聚會,請為我們代禱』,李牧師緊急召請全教會信徒同工晚上齊聚教堂地下室禱告。晚上九點,淑惠哭著打電話給李牧師說:『婆婆現在浮在半空中』,李牧師淑惠詳細說清楚點。淑惠哽咽結巴地描述現場情景說:『八點正婆婆要我開始領詩讚美,由於家族中泰半還未信耶穌,婆婆要被提的事只告訴我一人而已,當我帶領全家人唱幾首詩歌後,我一想到婆婆要離開很是不捨,就跑去要抱她,但我一碰到她身體時,她就倒下平躺然後飄浮起來,大家一陣慌亂想把婆婆的身體壓下,但壓不住還是一直往上飄,現貼著天花板不動了,該怎麼辦,請快代禱』。這頭李牧師也急了,說:『這怎麼禱告啊,是禱告讓她上去,還是禱告讓她下來呢?我從未碰過這種代禱事項』。

淑惠這時心較定了,她彷彿明白原由,她告訴李牧師說:『上帝的作為無人可擋,若上帝今晚要接婆婆離去任誰也留不住,婆婆停在半空中是有原因的,她在等兩個人到場』,淑惠李牧師解釋道:『原本中午時分全家就都到齊了,但下午時,二哥為了在台中開辣妹紅茶店的事,同二嫂大吵一架,二嫂在傍晚時負氣跑出去,二哥隨後去找她到現在倆人都還沒回來,婆婆現在停在半空中就是在等二哥和二嫂,請為他夫婦倆趕快回來聚會代禱』。

就在台中教會地下室眾人情詞迫切代禱尋人之際,這個本業混流氓的二兒子適時帶著妻子出現,一見母親飄在半空中,倏地雙膝一跪哭得死去活來,不斷為自己骯髒污穢的前塵往事認罪悔改,在場所有人感受到一股聖潔同在的氣氛,每個人都爭相悔悟,這時飄在天花板的老姐妹慢慢降下來,並走到每個兒孫的面前一一為其發預言,就這樣直到週日凌晨兩點鐘左右,在老姐妹大聲說:『天使吹響號角、天軍來接我了』之同時,整個房間充滿榮耀的光彩,老姐妹又浮了起來,所有親人跪在地上迎送她,在一道從天激射的強光照耀下,老姐妹通體閃亮穿過天花板不見蹤影,在場多人暈眩昏死過去,醒來時已是6月25日週一早上八點鐘,這天是端午節。

在這擊倒昏迷的廿多個小時裡,原來當廟祝的大兒子被聖霝帶去看天堂與地獄,被告誡拜鬼神偶像的結局;當流氓的二兒子則被聖霝帶去看他所開的辣妹紅茶店之光景,聖霝對他說:『你糟蹋蹂躪這些未成年的女孩,她們是屬於我的』,二兒子甦醒過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吩咐店經理遣散員工關門大吉。之後,全家人齊赴安卡羅佈道大會,於呼召時一起走到台前決志,如今每個家族成員,不論是經商的、教書當公務員的,大人小孩個個生命大改變。直到如今,戶口名簿上依舊註明老姐妹是『失蹤』,而不是『歿』。至於外籍媳婦淑惠在婆婆被提的一個禮拜後,接獲印尼生母病危的電話通知,於是匆匆搭機回到家鄉,那是個巫術橫行的偏僻落後小島。

淑惠回到印尼時,正逢該島一年一度最盛大的傳統民俗祭典期間,祭祀的對象是蛇神,那是條食人巨蟒,每年巫師會抽籤,抽到哪家那一家就得獻上幼童當祭品,大蟒蛇會出來吃掉被五花大綁的小孩,吐出的骷髏頭據稱有驅邪的法力,廿一世紀現代文明中依然存在這種殘忍的活人獻祭陋習,但印尼總共有一萬多個小島,國家法律根本管不到,且被抽到獻子的家庭還沾沾自喜受到神明垂顧賜福哩!淑惠的生母罹患嚴重的糖尿病,跌倒後腳部的傷口一直無法癒合,由於淑惠的兄長們非常迷信,堅持交由巫師處理不願送媽媽到醫院,以致傷勢愈拖愈惡化,淑惠心急如焚地勸說兄長接受醫療,但兄長冷峻地說:『嫁出去的女兒少管娘家的事』。巫師把一籃子的毒蛇倒在淑惠生母的肚皮上,巫師說:『如果她被蛇咬到,就表示蛇神指定要吃她』,巫師隨即唸咒作法,而淑惠是嫁出去的女兒,因此被趕離現場,淑惠趕忙打越洋電話向台中教會求援代禱,自己也模仿被提的婆婆之前繞廟七圈的爭戰方式,繞著娘家四周邊走邊宣告耶穌得勝的聖名,展開一場激烈的靈界誅死鬥法。

台中教會參與爭戰禱告的同工之見證,有人魂遊象外到印尼那小島,結果我們同工的靈好像跑到她那邊去了,看見她的房子長什麼樣子,也看見了蛇有多大,眼睛在瞪我們,我們可以同時在屬靈爭戰的領域裡面,是非常真實的,我們的姊妹美惠跟淑惠的靈是非常相通的,她禱告到一半時突然倒下去,她說:「地下室怎麼會有好大的蛇瞪著她?」隔天淑惠打電話給我,她說:「昨天繞到第 4 圈時,碰到大蟒蛇站在她的面前,整個腳都軟掉,本來是要跑的,但神告訴她,要穿上全副軍裝,要剛強壯膽站著。」她就拿出信心面對大蟒蛇,後來大蟒蛇就離開了,之後又繼續繞7圈,之後從窗戶外面往裡面一看,蛇沒有咬媽媽而反過來咬巫師的手就把蛇打死了,他們那裡是不能隨便打死蛇的,因為蛇是他們的神,只有巫師才有權柄把蛇打死,第一回合他們輸了到此為止但還派人看守她媽媽,淑惠回去都不能靠近,就為她的媽媽禱告,神的靈就在她媽媽身上開始作工,巫師走的時候就說:「等著瞧,還有第二回合。」

巫師第二次來的時候手上還包著紗布,就請他的徒弟來做法,這次是給淑惠做法,就把淑惠給架起來,反正那邊出什麼狀況我們這邊就要緊急集合不管三更半夜,就迫切禱告,感謝主,他們做了半天一點果效都沒有,做到後來兩個徒弟都精疲力竭就把淑惠的手放下來,淑惠就跑去為她媽媽的腳按手禱告時,她媽媽整個人出汗,巫師看見後就說:「我們做了半天一點果效都沒有,妳才講幾句話就有果效,妳的神有那麼厲害嗎?」第二回合他們又被打敗了,就感受到她的神不一樣!
◎孩子被綁架

三次不是來明的是來暗的,那天淑惠打電話來說:「我怎麼有那麼多苦難?」她的聲音都沙啞了,她說:「我的弟兄被眼鏡蛇咬。」原來巫師放蛇,弟兄洗澡時被咬,整個腳腫起來,她的大兒子才5歲失蹤,她的媽媽又送到醫院,去看還要坐船到大的島上,她說:「我快要撐不下去了。」我說:「妳要堅強,我們會為妳迫切禱告。」所以我們又在地下室迫切禱告,後來看見好像淑惠在騎單車到處找她的兒子,後來是她弟弟告訴她,他本來是很崇拜巫師的,結果看到兩次被打敗,第三次竟然耍詐,有人告訴他說,被巫師綁架,所以這個弟弟就生氣了,怎麼可以連累到無辜的小孩,就要幫她的姊姊,他說:「我知道被綁到哪裡去了。」原來是把她的兒子帶到巫師作法的禁地,就是有一顆大樹,大樹底下有一個很大的蛇洞很大,樹旁有作法的房子,屋子裡面都是骷顱頭,這還只是二巫師,他想:「我要看看你們的神到底有多厲害。」就把這5歲的孩子拐騙到作法的房間裡,裡面有一個供桌,第一天還陪著他,第二天巫師就跑掉,把門關起來,小孩坐在桌上,巫師倒很多的蛇在地上,如同電影情節般,他跑到大樹那裡等,看會發生什麼事情,他要看那個神能不能救他。那個禁地到處都是蛇,什麼人都不能進去的,只有淑惠的弟弟知道就帶著姊姊去,他說,小孩一定在那個房間裡面,由於不能進去就只好在禁地外面跪著禱告,她的弟兄被蛇咬也不管就跟來了,他們就圍成一圈,灑上石灰粉,要禱告到她的兒子能夠出來,她打電話給我說:「要為我禱告,我要跟我的弟弟換班,叫弟弟去照顧媽媽,而我要陪著弟兄跪在那裡禱告。」我們也在地下室通宵迫切禱告。

◎5歲男孩與巫師

那天發生一個奇妙的事情,我們禱告的時候那條大蟒蛇又從樹洞出來了,就在他們前面準備把他們吃掉,但神說:「你們要剛強。」就繼續的禱告,後來蛇就縮回去跑回洞裡去了,之後就看見孩子自己開了門,淑惠看見就說:「我的兒子沒有被蛇咬死。」很高興,但頭一往下看,地下全部都是蛇,就是從門口到他們中間這段距離,且這些蛇都是疊起來的舖成一條路,她說,怎麼辦?他如何能走過來?結果看到小孩非常威武,穿上全副軍裝,就好像手上拿著聖靈的寶劍,踩在蛇的身上走過來,她本來很害怕他被蛇咬,結果一踩上去蛇就死了,有一些蛇在他前面要立起來,就拿起聖靈的寶劍好像在砍草一樣,媽媽看到嚇了一跳,巫師本來是躲在樹的後面,在那邊看呆了,他說,怎麼會這樣?就從樹後面跑出來,跟著淑惠和她的弟兄也站在旁邊一起看她兒子走出來,一直走到他們面前時,小孩看見綁架他的巫師就在他的面前,他摸爸爸的腳說:「耶穌醫治你的腳。」結果他一看整個腳連腫起來的痕跡都沒有了,甚至連被蛇咬的齒痕都沒有,接下來做一個動作是我非常感動的,小孩就跑去抱那位巫師,巫師被抱的時候就當場跪下來,他說:「你們的神是真的。」小孩就跟他的父母講說:「我們為這個叔叔禱告。」他沒有跟父母親說,是那個巫師騙他,綁架他送到那地方的,反而說,為這個叔叔禱告,巫師當場就跪下來認罪悔改信了耶穌,不僅信耶穌還做了5歲小孩子的門徒(巫師50歲)!

這個小朋友就牽著巫師的手,睡覺、吃飯也是,到哪裡都牽著他,其實牽著他是為他禱告彼此成為很好的同工,後來這個孩子打電話給美惠,美惠很好奇的問他說:「那3天你在裡面做什麼吃什麼?」他說:「我吃蘋果、喝活水。」就講說:「叔叔第一天他陪我,第二天他放蛇就走了,我坐在桌上,蛇就開始靠近,準備要咬的時候就想到被提的外婆教過我的。」孩子還小的時候很喜歡跟老婆婆去爭戰,老姊妹有教過他如果遇到危急時要呼求耶穌,要穿上全副軍裝,當他這樣想到時,就禱告呼求耶穌,當他禱告的時候就有一到光從上面照下來好像有一層防護網團團圍住,蛇就無法靠近了,他說:「有兩個天使坐在我的旁邊很奇妙,後來就看見我自己的身體怎麼會在底下,然後有一個天使帶我去一個地方,我看見有很多阿兵哥的衣服,有盾牌、寶劍、鞋子。」那天使是爭戰的天使教他如何穿全副軍裝,他本來還找很大的盾牌但抬不起來,他說:「怎麼那麼重?」天使跟他說:「那不是你的尺寸,你的是最小號的。」天使又教他如何揮動聖靈的寶劍,累了天使就陪他玩,餓了就給他吃蘋果,那蘋果很甜,渴了就給他喝活水,他說:「在天上很好玩。」第三天天使就帶他回來了,天使騎了一匹有翅膀的馬帶著他跟著那條蛇,他說:「那蛇洞很大,就跟在蛇後面。」原來那條大蟒蛇是通到大巫師作法的地方,大巫師是可以跟這條大蟒蛇溝通的,所以在小孩子出來之前天使先帶他進蛇洞跑到大巫師獻祭的地方,後來才走出來的。

回去之後淑惠跟他說,明天要去找大巫師,小孩子不要跟去,危險,那邊有大蟒蛇,留在家裡,媽媽跟舅舅與二巫師一起去,小孩子說:「我也要去,我見過那個大叔叔。」媽媽說:「你何時見過的?」小孩就敘述天使如何帶他去的,隔天淑 (後面內容不完整…待補)

◎路上拾錢記

後來回到台北,就跟神禱告說:「主啊,為什麼?我有穿全副軍裝為何還會被攻擊呢?」後來她的手整個腫起來了,給醫生看都找不出原因,後來去到海邊安靜禱告,神就感動她為她的手來禱告,結果手擠出濃來,裡面有一條蟲,還有角,是沒有見過的,很噁心,擠出來之後手就好了,神就啟示他們說:「你們在台南時,軍裝就有破洞了,你們裡頭有紛爭、埋怨、驕傲,一點點都不行。」他們到台南有很大的爭戰,手機被偷、輪胎莫名其妙沒有氣,裡面有很多的埋怨,如此軍裝就有了破洞;兩個人在海邊禱告時魂遊向外,往下看見他們的身體跪在那裡,還看見一個撒旦騎在他們的肩膀上:驕傲,看見他們的軍裝有好多的破洞,就在那時他們婆媳之間彼此饒恕,後來神就讓他們看見了一個斗篷,末日決戰裡有謙卑的斗篷,就問主說:「我的軍裝有破洞,你應該幫我補,給我斗篷做什麼?」神說:「這是謙卑的斗篷,當妳穿上去時能力更大。」就穿上了斗篷繼續爭戰,後來接到她的電話,她說:「我們現在在台北火車站,現在的行程改變了,白天一對一傳福音,晚上12點開始繞廟繞到4點,4點至5點休息,5點到6點晨更,6點至7點休息(淑惠吃早餐),7點以後又開始去傳福音。」她說:「要為我們禱告,我們撿到一個錢包,裡面有好多錢,我說這有什麼好禱告的,把這個錢包拿給警察就好了。」她說:「本來也是想去拿給警察,但要去的時候聖靈就感動他們說在那裡等,那個人會來找他的錢包,所以請為我們禱告,希望這個人趕快回來不要耽誤我們的時間。」隔天打電話來說:「感謝主,那個人晚上11點就來了。」他們從晚上8點等到11點,看到他就問他說:「你是不是在找你的錢包?」他說:「是的。」「我們等你好久了。」那個人說:「從來沒有遇到過撿到錢還要等人家來。」那人就很感動奉獻 1 萬元給他們,上帝真是奇妙,如果拿給警察1萬元可能就沒有了,神跟他們說,這 1 萬元不是拿去吃牛排而是去買聖經,因為他們傳福音的過程中車上都會放20本聖經,如果有人決志信主就會把聖經送給他們。

◎輪胎內的怪毛病

後來打電話跟我們說,要到基隆,她說:「基隆的爭戰很大,請為我們禱告。」我說:「發生了什麼事情?」她說,也很奇妙,他們一進到基隆,兩個輪胎就沒氣了,就找了一家輪胎行去灌氣,老闆把輪胎拆下來一看發現沒有破洞,結果怎麼灌都灌不飽,這個老闆說:「我灌了那麼多年沒見過這麼邪門的事情,你們到底是做什麼的?」她說:「我們是基督徒,我們去傳福音。」他說:「基督徒是什麼?」她說:「有否聽過耶穌?」他說:「是不是教會?」「對」老姊妹也覺得奇怪,就開始為輪胎禱告,一禱告才知道原來輪胎被鬼附了,就開始為輪胎趕鬼,原來是小鬼在裡面搞鬼,之後她就說:「老闆可以了!」結果一灌就灌飽了,本來是要換新輪胎,但怎麼裝都裝不進去,老闆說:「我不要做了,你們太邪門了,去找別家吧。」所以婆婆才要為輪胎禱告,這個老闆就問她說:「妳信什麼?」她說:「我是信耶穌的。」就反問老闆:「你信什麼?」老闆說:「我現在什麼都不信了,以前我是很虔誠的佛教徒。」她問:「你為何不信呢?」老闆就說,過去非常虔誠,後來他的媽媽得肝病,就去找法師做法,做到後來愈來愈嚴重,法師只丟了一句話說,「得罪了神明,劫數難逃。」就離開了,他就很生氣,後來送到醫院時,醫生說:「怎麼不早一點送?現在沒有辦法了。」後來他的媽媽就過世了,從那時候開始,就什麼都不信了,心非常的剛硬,他沒有掉過一滴眼淚,但那一天婆婆就分享她的見證,她說:「我跟你媽媽一樣,我的兒子是廟住,我也看過很多的法師,結論通通一樣。」老闆就說:「那妳為何還站在這裡?」她說:「因為我認識了耶穌,祂醫治拯救了我。」老闆說:「真的嗎?」「真的,你院不願意接受祂成為你的救主?」老闆說:「祂真的可以嗎?」「真的可以」就帶他禱告,結果在禱告的時候,這位老闆的眼淚像水龍頭一樣淚流不止,禱告完了還在流,他感覺到有一個石頭從他的身上掉下去,就問婆婆說:「為何妳剛剛為我禱告時,我的眼淚一直流?」就回答說:「這是耶穌的眼淚,耶穌知道你的情況,祂每一天流淚為你禱告。」後來老闆就決志信主了!她就送給他一本聖經;跟我分享這個見證我非常受到激勵。

◎海邊的自殺婦人

她們繼續往前走,又打電話給我說:「要為我們來禱告,我們現在在海邊,婆婆在為一個準備跳海自殺的婦人傳福音,請為她來禱告,她是原住民,因為她的弟兄跑船,回來時帶了另一個女人回家,她實在受不了這打擊要準備跳海自殺。」後來婆婆陪著這位婦人回到她的家,跟她住了幾天,帶她信主且講他們的見證,
他們在端午節前星期六晚上有一個聚集,星期四淑惠打電話給我,隔天又打電話告訴我,她說:「昨天在為婆婆禱告的時候覺得心裡面很平安。」我說:「感謝主,她不會死了。」她說:「不是,我的感動是婆婆要走了,但,是要『被提』!」我說:「到底是怎麼回事?是怎麼個被提?」她問婆婆說:「禮拜六晚上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老姊妹已經召聚了她所有的孩子通通到台北來,包括她先生的大哥、大伯母,那些人都沒有信耶穌,這件事只有她們兩人知道,婆婆說:「那天晚上妳帶敬拜。」淑惠問:「會發生什麼事?」婆婆說:「上帝自己會做事。」淑惠就把她的感動告訴婆婆說:「婆婆,妳是不是會被提?」婆婆竟然點頭,後面還補充一句話:「不用幫我辦追思禮拜!」我聽到這句話就很確定是要被提,心裡就很急著想要見到他們,問她,她們在那裏,她說:「不知道,剛搬到一個新的地方,我又是路痴,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其實是神攔阻我們不要過去,我連V8都準備好了,結果神就是沒有這樣的帶領。

◎全家悔改歸主

感謝主,不久之後,他們就回來了,一進到這個房間裡,二哥當場就跪在地上哭,不是哭他的媽媽要走,而是認罪悔改,好像那個地方變得很聖潔了,一進去就會看見自己非常的污穢,大伯看見這姪兒就說,從來都沒見過他這樣哭的死去活來,且是認自己的罪哭。人到齊之後婆婆就下來了,下來之後,就對每一個人發預言,她最小的女兒、女婿是做生意的,常跑國外住五星級飯店,跟有頭有臉的人在一起,是很驕傲的,婆婆就告訴他在香港發生的事情,這個女婿聽了之後說:「莫名其妙,妳怎麼都會知道?」本來很驕傲的,就整個人伏在神面前,那時候全家人都圍在一起手牽著手禱告,一直到星期天的凌晨2點,她說,下來,整個房間改變,天使吹號、跳靈舞、唱靈歌,整個房間非常的榮耀,這時婆婆又開始被提上去了,這次不是停在半空中而是一直上去,她最小的女兒懷孕8個月捨不得媽媽要走,就跳著要把媽媽拉下來但拉不下來,媽媽已經在天花板那裡了,二哥跪在地上也沒牽手一直低著頭沒有抬頭看媽媽,淑惠看到婆婆流眼淚,她說:「二哥,你趕快抬頭看媽媽,媽媽要離開了。」他就是不願意抬頭,後來是大哥牽著他弟弟的手說:「弟弟,你看媽媽,媽媽要離開了。」為什麼他不敢抬頭?因為他覺得不配去看媽媽,他覺得媽媽這麼榮耀聖潔,他說:「我不配。」後來大哥牽著他的手才一起抬頭看,當他抬頭看的時候,有一到光就從天上照下來照在婆婆的身上,就有聲音對他們說:「你們要彼此相愛、堅持到底。」婆婆被提的時候一直叮嚀他們說:「你們無論去哪裡,不要忘記要去教會為他們禱告。」因為婆婆看見撒旦一直在攻擊我們的教會,好像神要做事但撒旦知道,所以有很多的惡者要攻擊,所以一定要常常為他們禱告,他們記住了這句話,一直到現在還在為我們禱告,今天早上還打電話給我,告訴我們哪裡出了問題,都是他們在通知我們的,是我們背後的代禱者,而那個光照下來的時候,婆婆就不見了,大哥與二哥倒下去,一直到端午節(6/25星期一)早上。

 

東方 。 地極 。 海島 。台灣方舟 ∣ 財團法人東台方舟基金會
台北辦公室:台北市民族東路32號三樓(圓山捷運站1號出口)   
台南查經聚會時間:每周六晚七點  台南市中西區健康路一段170巷10號  ( 希 望 樹 2 樓 )
嘉義查經聚會時間:每周六晚七點半 嘉義縣太保市太保里29-8號
(每個月巡迴講座日期和時間會公佈在FB社團和官網首頁,請密切注意)
●台北巡迴講座地點:台北市民族東路32號三樓(圓山捷運站1號出口)
●高雄巡迴講座地點:高雄市鼓山區美術東三路96號 
●楠梓巡迴講座地點:高雄市楠梓區高楠公路1870巷57弄19號(安提阿國度使徒中心)
累計瀏覽人次  歡迎入內瀏覽採用不需同意。轉載煩請註明出處
.
© Copyright 2012 台灣方舟 JAHWEH.TW   All Rights Reserved.